炒股配资网

您现在的位置:股票配资 > 女士棉裤 >

 第七百五十三章 浑天大圣府

发布时间: 2015-02-26 19:15


“啊………”云允礼捂着鼻梁,发出一声惨叫,他没有想到,在众目睽睽之下,天炎竟敢冲盟友出手。

  他鼻血长流,几乎是喷出来的,整个鼻梁都塌了,差一点轰碎他的脑袋。

  身后,有四个人接住了他,结果被一股巨力震飞,深陷大地中,砸出了一个大坑。

  “尔等不过一介奴仆,竟敢与我等同视之。”天炎大喝。

  “杀了他!”云允礼气的直抖擞,双眼被血液遮盖住了,非常的模糊,视线不清。

  在他身后,十多位巨头出手,催动法器,锋芒滔天。

  天炎撑出一片黑色汪海,右手化成一轮宝日,喀嚓一声,十多件五六变天神器碎裂,一群人都被打飞,倒在了血泊中。

  “噗!”

  天炎一指点出,凡光缕缕,他欺身近前,戳碎了云允礼的头颅,四裂而开。

  “大人,死了!”一个云族巨头咽了咽口水,声音发颤,此子说杀说杀,不顾盟友的身份,我行我素。

  很显然,云允礼的地位很高,不是天炎口中说的奴仆,为云皇的一位表叔。

  其余云族巨头艰难的爬起,眸子透发出一种凶意。

  “你竟敢杀了大人,不顾盟友之情,枉陛下那般的器重你,没想到你竟是如此毒蝎心肠!”一个人厉喝出声,其余人结印,刻化一座祖上大阵,打算把天炎炼化。

  “呵呵,我之所以到这里,是因为你家皇主把我请到这里的,我不是他的奴仆,没有义务留在这里,替他拦人。但凡挡我路者,杀。”天炎语气平淡,却透出一种决意与杀心。

  “轰!”

  古阵刻成,一群云族人脸色变得狰狞了起来,被神光照耀,肌体灿灿生辉,并缠绕在五光雷霆。

  “先祖留下来的大阵已成,贼人,受死!”他们齐力操控这座残缺的阵法,一道道神罡涌出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磨盘,把天炎困在其中。

  “炼!”

  忽然间,一缕光令天地失色,神火沸腾,氤氲朦胧,更有雷霆霹雳,古木丛林、泥沼飞瀑,各种异象皆显化。

  一旁,各族巨头都变色了,这是云族强大祖先,流于后世的屠神大阵,威力发挥最大,可是号称能屠尽神道至尊!

  如今,被十多名巨头刻化,虽然显现出不足万分之一的威能,但却绝对能灭掉六七变天神了。

  他们纷纷咳血,本命精气不断的外泄,融合进了那个五光磨盘中。

  一些人鬓角发白,肌体暗淡,缺少光泽,这是老迈的征兆,在那自己命炼化天炎。

  “好恐怖,仅是一角残缺的法阵,就消耗了一群巨头那么多的生命元气!”圣羽族的一名巨头倒吸一口凉气,为了给自家皇主争取时间,连命都不要了。

  幸好,圣羽族最杰出的天骄,仙羽王随同圣羽皇进入了那里,不然的话,强如皇主者,面对此等大阵,也要蹙眉。

  “哼。”一身紫衣少年从人群中踏了出来,他是小霸王,被落在了后面,没能随族皇们一同进去。

  一些族群眼露杀意,望向小霸王手中的那柄骨刀,那是自家最杰出的传人,头骨铸造而成,是一部部血泪篇。

  不过,在小霸王四周,有两位霸王伫立,法力雄厚,非常的可怕,据传已经不逊色于皇主了。

  “出手!”小霸王大喝一声,与两位霸王一同出手,骨刀一闪,天地间顿时变得雪白茫茫。

  “咚!”

  十万印记击在那个五光磨盘上,擦出了一簇火花,传出了清脆的声响,却未能击破。

  “霸王拳!”两大霸王轰出一拳,这是族中最强秘术之一,都已修得圆满,可撕碎天地,踏破日月星辰。

  “呲啦!”

  五光磨盘荡起阵阵涟漪,表面出现了一丝裂缝,一片蓬勃的生命元气溢出。

  “啊!”

  一名巨头惨叫,被那蓬勃的生命元气擦中,顿然变得衰老起来,成了瘦骨嶙峋的老头,最后,不知道是何人出手,打出一柄长矛,把他钉死在了一堆丘壑上。

  所有人心中发寒,这定是一代巨头,目睹此人遭创,变得老迈,祭出一杆长矛钉死了大敌。

  他们互相看去,保持着距离,不愿像那人一样,死的不明不白,不知凶手是何人。

  “里面的云族巨头,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元气炼化,早就沾染上了他们的因果,蕴生死气。”一个人道。

  众人凛然,十多位巨头凝聚在一块的生命元气,看似蓬勃盎然,其实却是浓郁的死气,任何一人单独承受,必会遭遇不详,如死去的巨头一样,老迈后被大敌钉死,死不瞑目。

  “那小子应该活不了了。”有人叹息,也有人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死了吗?我还想亲手撕碎他呢。”小霸王蹙着眉头,有些不乐意。

  所有人一怔,有些震惊小霸王的气魄,那可是九千州新晋的年轻至尊,大战平成川不知胜负,岂是那么好对付的?

  “哼,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。”有人对他不满,冷嘲热讽,不是支持天炎,而是出于嫉妒等情绪。

  “啊!”

  一双紫瞳望去,射出了一道神芒,似剑锋锐,一下就劈碎了那人,血溅百尺。

  人们眸光一闪,那是一个三变天神,实力很不俗了,放在外界那是尊贵显赫,高高在上的神王,可在小霸王眼中,却如一个草芥,说杀就杀,干净利落。

  “好坚决、狠辣的心啊,他日若成长起来,与族皇并驾齐驱,必是搅动九千州风云的枭雄!”

  “轰!”

  一旁,两位霸王的袖袍无风而动,有紫色雷电缠绕在他们手臂上,与天空茫茫白云呼应,只听一声巨音,一道紫气滔天的雷霆劈落了下来。

  “咔嚓!”

  五色磨盘裂开了,五种光芒四射,更有汹涌的生命元气朝着众人压了过来。

  五光十色的磨盘碎片,如锋利的刀子,随着生命气海压落,把几十座大山都碾平了,成了飞灰。

  人们惊叫出声,各种法器祭出,结果都深陷泥沼般,没入那生命气海,不复存在。

  “啊!啊!啊………”

  有巨头发出惨叫,身躯被生命气海淹没,各种法器皆碎,身死道消。

  “我不甘!”一名域族人怒吼,他实力非常的可怕,已经非常接近族皇了,可惜,他在此等生命气海中,如一个铁船,不断被拍打,半个时辰后,终于坚持不住,身躯成了尘埃。

  人们惊悚,那是接近族皇级至尊啊,竟然也只能坚持半个时辰,太过可怕了。

  不过,他们想一想也释然了,在十多位巨头付出生命代价的前提下,灌输的法力,令整座大阵都活过过来了,因果太重了。

  “不愧是云族的一位神祖留下来的法阵,不然的话,仅凭那十几个人,怎能炼化一代接近族皇的域族人。”一位霸王道,站在远处,强大如他,都没有选择硬憾。

  这一次,霸族共来了四位霸王,剩下的四王镇守本族。

  刚才,已有两名霸王率先进入,留下了两人护佑小霸王。

  不得不说,这一族真的太鼎盛了,八位霸王在世,每一个都拥有接近族皇的修为,更不用说那位霸皇了,真的是功参造化,神秘无比。

  一些人把目光扫向了小霸王,外界传言,此人是霸皇的涅身,承载着无上皇主的道果,所以每次出行,都会有霸王跟随。

  那里,光雾朦胧,炽霞茫茫一片,完全的覆盖住了。

  人们没有动,虽然很耽误时间,但保住性命要紧。

  雾散了,旺盛如海的生命元气,全部消散,融于天地中,成了道域边荒界最佳的养料。

  所有人注视,前方有十二个栩栩如生的老人盘膝,生命早就消逝了。

  “噗噗噗噗…………”

  成千上万道神芒击下,把那十二个老人尸体击得粉碎,更有人遣出凶狗,吞噬他们残破的尸体,发泄心中的恨与怒。

  “那小子死了。”圣羽族巨头道,没有发现天炎的尸体,应该在刚才的爆炸中,死无葬身之地了。

  “轰!”

  两位霸王袖袍一挥,紫雾朦胧,一个真龙路铺成,直达浑天大圣府,带着小霸王穿梭,如电芒般迅速。

  “快走!”

  所有人大喝,齐渡那里,期间战斗不停。

  浑天大圣府内,天炎早已伫立在这里。

  “区区的五光磨盘,还想炼化我?”天炎冷哼了一声,对云族的态度有所改变了。

  “真的是一直在利用我啊。”天炎自语,眸子平静,早已预料到,只不过早与晚的事情罢了。

  泥鳅从天炎一根头发丝中钻了出来,这里已经没有,不用担心被人认出来,遭遇追杀了。

  实在是它的名声在外,太臭了,人人喊打喊杀,见到它恨不得剥下一层皮来。

  “炎小子,快点走,已经耽误很长时间了,再晚了,什么宝贝都没了。”泥鳅催促。

  天炎摇了摇头,道“急什么,这个地方加上这一次,共开启了三次,古今多少巨头探索过,可结果了,周围山洞的造化都掏空了,唯独这座浑天大圣府,至今保存完整,你说这是为什么?”

  泥鳅察觉到天炎的那一丝目光,嘿嘿笑了几声,道“你还不算太笨嘛,这一点都想到了。”

  天炎咬牙,这货有心瞒自己,想独吞宝物,当真把自己当成傻子了。

  小白鸟落在天炎头顶,一脸的鄙视,道“你别听这爬虫的,他从来都不憋好屁,专门算计自己人。”

  “嗷呜,**,住口!有你跟大王这么说话的吗?”泥鳅大叫。

  “吱吱!”小白鸟大怒,叫声也稚声稚气的,犹如孩童。

  “嗯,你倒是越来越像,本龙某一世的爱妃了,莫非对本龙痴情不死,跟随投胎转世了?”泥鳅有些自恋的傻笑道。

  小白鸟羽毛生霞,赤红一片,不断的用喙啄它。

  “嗷……………”一声惊天动地的狼嚎声响起,更有小白鸟的得意笑声,泥鳅的惨叫,天炎幸灾乐祸的低语声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浑天大圣府,乃远古岁月一位特别的大圣。

  因为,圣贤修心,替民祈福,造化子民,是智慧与仁慈的化身,在民间的威望,远胜诸神。

  他们可以借用生灵的力量,相当于一个天道了,异常的可怕,连诸神都要礼敬三分。

  出于这些原因,一部分神明早年都曾拜入圣贤门,熟读圣贤经,乃自古不灭的道统。

  而这浑天大圣,却是一个另类,早年是一个圣贤门杰出的弟子,然而他提出一个名为王道不可欺、圣贤文明终将破碎的理念,被一位大圣一气之下,逐出师们。

  然而,在神战过后,这则预言映正了他的说话,天下无敌的人族诸神们,开始对圣贤清剿,用尽最后一点时光,焚毁圣贤经,诛杀圣贤门弟子,导致这号称自古不朽的道统,开始凋零。

  “诸圣”一事后,各族神明也开始远征道域,追寻太古魔神的步伐,不知所踪。

  泥鳅道出了这则秘籍,不禁让天炎慨叹,圣贤教育万民,怀有一颗仁慈心,最终被王道所不容,导致诸神灭杀。

  “在万民心中,只认圣贤,不认诸神,修建的寺庙,都已圣贤为主,那些为神者自然心存愤懑,这都已经不是一两天事情了。”泥鳅道。

  天炎头皮发麻,心中生寒,远古诸神果然不似典籍中,那般流传的大公无私,乃仁慈之神,隐忍了一个年代,最终以雷霆之势出手。

  “嘿嘿,远古岁月,若无异族动乱,神战不断,需要圣贤稳定人心,安抚一族的话,诸神早就把其剿灭了。”泥鳅冷笑了几声。

  浑天大圣目光很久远,当初背弃师门,不光是大圣的驱逐,恐怕也心有忧虑,远遁圣道,以求在未来保全自身吧。

  “这个人物,很不简单。”天炎轻语。

  这是一个石道,不知通向何方,天炎探出精神力,射放几十万里,都不见尽头。

  “小心点,这一洞府很诡异,古往今来,道域共开启过三次,唯独这个洞府的造化,至今未被人夺走。”泥鳅警告。

  岁月流逝,漫漫时间无情的眨过,三人已经忘记了多少年,感觉刚刚踏进这石道的时候,仿若在昨天。

  “多少年了?百万、千万、十亿年?”天炎声音干涩,一双浑浊的眼睛,充满了死气,不见路的尽头。

  “继续走吧。”泥鳅瞳孔散发出精明的眸光。

  天炎未曾放弃,忆起自己一生的修道坎坷,幼年丧父母,红颜遭辱,不知所踪,被迫离家,一群兄弟朋友不知生死,所建道统分崩离析。

  “他们都还在吗?”天炎轻叹,离家这么多年,有些怀念那群兄弟。

  自他被迫离开人族星空后,虽然自己这个大灾难走了,那些人应该不至于对其他人出手了,不过,天炎始终不信任各教巨头的承诺,如果有其他路可走的话,自己一定会留下来,与他们共患难。

  “有荒天帝、彦宇农等人,应该还好吧。”天炎回忆起种种,身心俱疲,真的有些累了。

  “为什么,为什么我会累?还是人吧………”

  “不能放弃,前方的路已断,需要我去接,要为相信我的人,打出一个美好的国度,没有战争,没有硝烟,没有尔虞我诈,人人平等,善良淳朴…………这才是我毕生的大愿!”

  “醒来!!!!!”一声大喝,炸进天炎的脑海中,顿时间,识海卷起了滔天巨浪,汹涌九重天!

  画面转变,天炎豁然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处于四面白玉壁内,这里很空旷,占地几百亩,几十根柱子上,雕刻着古代先民祭祀的图刻,也有绝灭的霸族,横空几十万里,吞云吐雾。

  “师叔祖,你醒醒啊!”一道悲恸声,吸引了天炎的主意,那是几名白袍年轻人,在哪里,躺着一个中年男子,是一名震动六百州的巨头,岁数不小了。

  如今,他一脸安详的躺在那里,生命气息全无,已经死掉了。

  一道道光芒闪动,有人睁开了双眼,更多的人却横躺在地上,咽下了一口气。

  “师姐、师兄、师叔…………”

  “父亲,您醒醒啊………”

  “呜呜呜…………”

  一些人哭泣,许多巨头与一些年轻人都一脸安详的死去了,在最后时刻,没有相信自己,没有相信未来,迷途在石道路上。

  云夕、云皇一脸惨白,带来的二十名族中年轻天才,一下子就死了九位,八位巨头也殇了两个。

  “好可怕啊。”一个人脸色发白,仅仅是一个石道路,就死了许多绝顶天神,乃是一处凶地。

  尸体被收了起来,所有人都沉默,互相警惕,彼此有着防备。

  天炎眯着一双眼,靠着一个边,独立了起来。

  人们很快发现了他,皆都目露精光,更多的人则是一脸的杀气。

  云皇脸色微变,但很快就平静了下去,冲天炎招手,笑道“小友,来这边!”

  “唰!”

  九色神光再一次击来,九曲明王又出手了,这是十二倍的力量,七变之下,触之必死!

  天炎脸色微变,但却并不慌乱,抬手就要阻挡,随即,他听到一句喝音后,放下了手。

  “朕在此,尔等大胆!”

  一只大手拍落,几十朵祥云,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,劈裂了那道九色神光。

  “云皇。”天炎轻吐一口气,声音很小,无人听见。

  他低下头,瞳孔掠过一道凶光,随即消失不见,一脸的平和。


干台棉裤
配资开户 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