炒股配资网

您现在的位置:股票配资 > 女士棉裤 >

 第二章 鬼公主的城堡

发布时间: 2015-01-23 18:52


自这两个怪物进去以后,我便呆呆的站在那里,并没有直接跟上去,毕竟,在这种情况下,轮谁也不会正常吧?更何况,谁知道他们口中的“鬼公主”会不会是个什么吃人的怪物呢?

  这样拖沓了好一会儿,我又向城堡上方看去,脸色几乎是在瞬间变得苍白了,因为此时坐落在城堡上方的两个石像鬼,竟悄然睁开了眼,阴森森的看着我,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饿狼盯上的羔羊一般,显得那么无助。

  我的脚向后挪了挪,轻轻地退了一步,再看看石像鬼,还好,并没有动静。于是,我猛地转身,丝毫不顾仅在前方几米外的那万丈深渊,飞奔而去。

  可事实与我心中所想的似乎并不一样,我才跑了几步,那诡异的城堡大门便是陡然大开,一股强风把我吸了进去,我几乎没有丝毫的抵抗力,便是飞进了城堡。与此同时,大门也是关了上,那股将我吸进来的强风也是戛然而止。我从空中掉了下来,一个中心不稳,单膝着地,双手猛地伸出,将身体撑住,这才没捞得四脚朝天的下场。

  虽然感觉这样的姿势很难看,但现在也不是纠结于这个的时候,反正这里也没人,姿势再难看也总比摔个正着要好吧?

  稳住身子之后,我微微抬起头,却并没有见到之前那两只怪物。所看到的,便只有前方高高的阶梯以及阶梯两旁的六个小门。

  处于好奇与恐怖心理的催促,我并没有直接顺着阶梯上去,而是在这几个门前晃了晃,即使透着这里幽蓝色的火光,可是里面却依然是黑漆漆的,婉若一只大口,狰狞的要吞噬一切一般。

  就这样,我转了好一会儿后,还是放下了这种“走旁门”的想法,不管怎么说,有光的地方,就是比没光的地方要安全的多了。当然,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。

  于是,我还是拖沓着,顺着阶梯,走了上去。

  很快,我到了二楼,这里并没有一楼那种幽蓝的火光,可以说,这里完全是由月光支撑视线的。而这里,也明显比一楼更显破烂,巨大的窗户竖立在走廊尽头,似乎是玻璃破了吧,寒风呼啸,使得剩下懒得不堪的窗帘也是随意飞舞,既显得沧桑,又不失恐怖。

  哎不对,我在说什么?这里可是怪物的地方啊,而且这里还这么黑,叫我怎么上去啊?

  无奈,走廊太大了,又找不到继续上去的楼梯,我也只好顺着走廊,对着那巨大的窗户走去。

  可是,走廊尽头的窗户却一直都在前方,不管我怎么走,却始终都到不了,再向后看看,没错,我的的确确是在走了,可是为什么总是到不了呢?

  我突然明白了,这就叫做视觉差异,例如你用眼睛去测量大海的深度,却往往都会使得你所目测到的深度远不及事实那样。也就是说,事实上,那个窗户也同视觉效果一样,甚至比我眼睛所看到的还要远得多。

  想到此,我也不由得一声惊叹,在这里,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,可是,按这里的条件来看,也不应该会产生这种效果呀,难道是月光所造成的?当然,对于这一点,我也无法解释,毕竟,我又不是什么专家之类的,我还只是个小学六年级的学生而已。

  之后,我足足走了十分钟,却依然走不到尽头。我感觉自己的脚变得越来越沉重了,似乎我的体力,也在悄然消逝着,我感觉自己就要窒息了,真的好累,甚至感觉身体都动不了了。

  我停下了脚步,不过,我并不是因为太累,因为我感觉,自己是无意识地走动着的,即使再累,我也停不下来。而这次停下脚步,也不是因为我自己的意识,不过,我看到了前方,不知道在什么时候,一个身着雪白公主裙的小女孩,正站在那里,脸上浮现着一抹微笑,而她青蓝色的眼睛,也在看着我的眼。甚至,我感觉,在她那让人看似虚弱却又感觉炯炯有神的瞳仁里,正闪现着丝丝泪点,又感觉,她好像可以看透我的灵魂似的。

  我张了张口,却又缩了回去,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,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而她,也动了动嘴,但我并没又听到声音,也许是她的声音太小了吧。

  于是,就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,持续了两三分钟。我本来是想走过去的,可是身体却动不了,而在这个时候,一个轻柔的声音,终于是传入了我的耳朵。

  “欢迎你,公主殿下。”

  我怔了怔,疑惑地看着前方,可是,她的嘴并没有动。但我的耳朵却是真的听到了声音,而且我能肯定,这声音绝对是来自前方。

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我陷入了沉思,将大脑里的信息进行整理。刚才我共听到了七个字,而那个女孩,好像在几分钟前也是说过话,不过她只是动了动嘴唇,应该并没有说太多,难道......刚才的话,就是她几分钟前说的?

  我一惊,这怎么可能,如果单凭声音的传送,就需要这么久的话,那么我可以肯定,那个女孩绝对不可能如同我视线上那一般,只离我十几米那么远,而事实上,我根本不可能就这么到达她那里。

  更让我感到离奇的是,如果真是相隔那么远的话,即便是在这种走廊,有着墙壁将声音反弹而进,也不可能一直走那么远啊。

  再想想,我几乎快要崩溃了。

  毕竟,在这些种种事情之下,已经不再是科学可以解释的了。不管怎么说,如果你会从高山上摔落而下,却毫发无伤,若是说那些是棉花的功劳的话,那得有多少才够啊,可我当时所看到的,却单单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棉花堆而已。再说,谁会在这个时候,把棉花放在那种深山老林之内啊?

  就算把这些忽略不计,那么那只猫头鹰是怎么让我在四个小时前就听到它的声音,还让我足足走了那么久,难道这家伙还会千里传音?

  再者,什么科技能够做到让一个古堡在无声无息之下,悄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后?总不可能说它是在阳光下被隐藏了吧?我可还是从那条路直直跑过来的呀。

  而且,那无缘无故出现的深渊又如何解释?先不说这些,谁能告诉我,是什么让得一只狮子,同时拥有这蝙蝠的翅膀,以及蝎子的尾巴?那只会说话的猫头鹰又是怎么回事?

  而现在,这个城堡的走廊,尽然能够通到那么远,为什么我在外面的时候没看到?

  想着这些无法解释的事情,我却又不知怎么的,一股强大睡意涌来,将我困在梦境之中。


干台棉裤
配资开户 我们